男主在电车上偶遇了失散已久的母亲,想用雨伞杀了她

当动漫的元素愈加丰富,著作日新月异,乱用渐愈迷人眼的情况下。你是否还愿意细细品味如白开水般清凉、淡然的著作呢?

这回要聊的著作,是由多摩美術大学毕业、获56回千叶彻弥奖、饱尝好评与等待的漫画家宫崎夏次系创造的漫画——

《梦醒之子语迷离》

这是收录了9个故事的短篇集,故事都在描绘人们的孤寂。

她笔下的故事通常以我们触手可及的日常为舞台,以最普通朴素的心情为主角。

有些故事即使开头犹如梦境般的幻想,在后面你也会发现那依旧是现实的内容。

比方有个故事描述了远处天台上突然出现一个赤裸的“精灵”,后面才发现那仅仅巴望被人记住的普通孩子…

初看,你会认为作者想渲染的是“日子没有奇观,仅仅静静流动”的孤寂。

然鹅,《梦醒之子语迷离》的第一个故事似乎就在说,并非如此。

“爸爸我啊,对你说了谎。

你”因病去世“的母亲其实还活着,

但她是个为了整形没完没了借钱的坏女性,

你可千万不要去找她。”

武勇傳按了按遥控器,父亲的遗言录像到此便完毕了。

父亲在前段时间病逝,临死他给武勇傳留了这段录像,并嘱咐他等自己死后再看。

失掉爸爸妈妈的他如今是孤苦伶仃,和之前比较,他的日子没有太多的改变,即使知道母亲还活着,他也不想去找。

自己一边继续上着学,一边靠打工维持日常开销,仅仅,工作中的怒斥与被同学遇见的窘迫让其倍感疲惫。

当武勇傳在电车上沉沉睡去,梦到了早晨与暗恋的同班少女对话,却不知放学回家的她也和自己坐同一班电车。

故事转机来自武勇傳在车站偶然遇见的一个怪人,怪人是个女性,还长着一张星星般的奇怪面孔,她,相同姓武勇傳。

一旁路人闲话还传进男主的耳中,这女性因为整容失利,整张脸都崩掉,成了星星模样,最终还被家人扔掉。

这话验证了武勇傳的猜想,一时间难以言喻的恐惧在脑海中放大,鼻子都渗出了血——那便是自己的母亲。

“啊咧,你怎样了?”

是啃着冰棒、乘坐同一班电车的女孩,想帮他抹掉鼻子的血迹。

面临暗恋目标的温柔,武勇傳却难堪的倒下了,他摇摇晃晃地坐起,把自己一向深藏于心底的告白破罐破摔似地倾倒而出——

“要不要和我成婚?”

说完他还迷迷糊糊设想了尾濑的新婚旅行,语毕,补充了一句——

“不可以的话,就请不要再和我说话了。”

孤注一掷的勇气后,武勇傳仓惶逃离,堕入迷惘的深渊。

除了那个糟糕的、素未谋面的母亲,自己什么都不剩了。

他跟着星星脸女性上了电车,只想确认她是谁,问询声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接通后,只听星星脸女性吼道——

“我听不清楚在电车上,所以说,别现在打过来!”

聒噪的铃声,电话中的拒绝相同击溃了武勇傳,他没有开口问询,仅为自己的私行等待悲愤不已——

“你分明就住在这附近,为什么不来看我?”

就在武勇傳将自己与座位上的女性定义为相同的废物时他恍若回到了那个黑沉沉的小房间。

连同不胜的曩昔一同刺杀吧,他高高举起了雨伞,想把自己的懦弱连同女性一块贯穿——

然鹅,下一个瞬间,伞柄撞到了死后的少女,他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她怎样跟过来了?

一霎那的愣神,伞从指尖脱落,在空中打开,冰凉的雨水淅淅沥沥的洒在车厢中。

车门打开,武勇傳看着星星脸女性走向了相同在等待她的人。

穿戴星星衬衫的男人说——

“很了不起啊,可以一个人乘电车了。”

而身侧,少女放下书,轻声问——

“什么时候去尾濑?”

那简直已被遗忘的某种感觉,又在武勇傳身上复苏。

“我啊,喜爱的东西有一个就好;

就可以让人心生等待,期盼明日到来。”

分明是涂鸦般随性的人物场景,循环往复的白开水日常,可宫崎夏次系的漫画总能令读者尝出不为人知的情愫,她缔造的奇观,无关剑与魔法,而是温情与解救。

父亲的骤然离世与遗言中突兀的母亲让主角武勇傳莫衷一是,尽管他不断着重“喜爱的东西有一个就好”,可对母亲的执着不难看出巴望家庭与被爱。

睹物思情,他常在房间撑着一把吊坠着小花灰蒙蒙的伞,想刺向星星脸女性的也是那柄,那是武勇傳认为母亲的东西。

一边憎恨着母亲,一边期盼着她的温柔。

跌入谷底后,心仪女孩的出现以及一句:什么时候去尾濑?让矛盾的心情豁然开朗。

于此一起,腾空飞起的雨伞好似雨后天晴的太阳照亮了车厢。

结尾的独白标志着主角的豁然,他没有追出电车,而将目光投向了女孩。

无数次登上同一班列车,告白,杀意涌现时被阻挠,女孩接收告白…

看似顺理成章的巧合背面,恰如动漫《日常》所言——

“我们所过的每个普通的日常,也许便是接连产生的奇观。”

有时比起漫画自身,更为人冷艳的是一些碎片化的细节和分镜。

比方在其他故事中,女主角堕入了三角联系,她心动的瞬间,是去世教师的教诲和册页上“好好保重”的字迹,即使报纸上铺天盖地教师的负面新闻。

再比方另一个故事里讲了一对兄妹,这互为兄妹的二人看似毫无交集,妹妹厌烦暴躁的哥哥,哥哥也厌烦无趣的妹妹,但妹妹脑中与哥哥玩耍水族馆的回想,却没有一丝混沌的气味。

一把旧伞、一本旧书、一段回想…..,这如同安静日常自身的特质拉开了漫画的序幕,而安然面临日子的勇气似乎也来源于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旁边面也算对应了日本的物哀美学。

尽管访谈中作者表明,这仅仅自己不拿手从零开始,而是经过如学校课题形式画漫画算了。

但常常把漫画中的小物件作为头绪,反倒形成了著作共同的气质。

家庭的纠缠、物品的喜爱、雨后初霁的终幕,宫崎夏次系私小说般的漫画往往和而不同,但爱、孤寂、矛盾贯穿一直。

从大学找不到工作为逃避现实而画漫画,到将奶奶口中的民间故事和过往回想作为世界观的精华创造,漫画屡屡获奖,被读者所喜爱。

这段漫长过程中,宫崎夏次系表达的,恰是她想表达的事实,压抑日常的缩影,而不是企图得到同理心。

大部分读者酷爱的便是这种“实在”。

总结而言,宫崎夏次系的著作尽管没有那么强的故事性和起承转合,但假如你能对上她的奇妙电波,那绝对不容错失。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