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亿票房?影史冠军?这部动画电影,我真的吹不起来

假如有人要研讨动漫的商业形式,那么《鬼灭之刃》一定是他避不开的著作。

作为近年来在商业上最为成功的著作,其剧场版动画《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上映仅10天便突破百亿票房(日元)的成绩,并终究以403.2亿的票房成功登顶日本影史票房冠军。

这股“鬼灭之刃”的狂潮不只随着电影点着了圈内的热情,更是一飞冲天,成为了疫情中日本的经济支柱。

从模型玩具,到生活用品,甚至在电车巴士上,无不可见《鬼灭之刃》的身影。就连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在国会讲话时,都要引用《鬼灭之刃》的招牌台词——

“请让我使用‘全集中呼吸’答询”。

但与此一起,《鬼灭之刃》也饱尝争议。伴随着电影的大火,舆论中也呈现了比如“德不配位”“质量对不起票房”等对立声音。

甚至于衍生出“鬼灭骚扰”一词,即:部分粉丝向身边的人推荐《鬼灭之刃》这部著作,一旦对方表明不喜欢或者对其不感兴趣时,这些极端的粉丝便会开端古里古怪对方,嘲讽和否定对方的审美才能。

可是抛开原作的争议,褪去著作的狂热,在电影上映一年多后,第二季动画没有播出的今日,从头以理性的视点回看这部动画电影。

我们不禁提问:“《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真的是一部好著作吗?”

电影的剧情并不杂乱。

在蝴蝶屋完结修炼后,炭治郎四人奉命坐上无限号火车,并与炎柱杏寿郎集合,共同查询发生在无限号火车上的恶鬼食人事情。

在此过程中,鬼杀队一行人不知不觉间中了下弦之壹的鬼血术,被逼堕入熟睡。

一起,下弦之壹用美梦作为条件,派出一般人进行刺杀,想要将鬼杀队一行人扼杀在美梦之中。

关键时刻,炭治郎利用自杀的方法脱离了鬼血术的控制,从睡梦中复苏。他在制服了一般人后,赶去与下弦之壹进行战役。

经历几番鏖战后,下弦之壹将身体与火车融为一体,开端以全车人的性命作为挟制。只身一人的炭治郎无法护得全车人的周全,好在炎柱杏寿郎等人恰巧复苏,帮助炭治郎稳住了局面。

在世人的帮助下,炭治郎和伊之助得以脱身去寻找下弦之壹的弱点,并终究将其消除。

可是正当世人松了一口气时,上弦之叁毫无征兆地忽然杀出

为了维护世人,身为炎柱的杏寿郎挺身而出,却依然不敌恶鬼,在战役中节节败退。为了打败上弦之叁,杏寿郎用焚烧生命的办法战役,想要将上弦之叁约束在此,拖至天亮时同归于尽。

但可惜杏寿郎的方案没能成功,上弦之叁断臂逃生遁入漆黑,而杏寿郎自己也壮烈献身。

目睹了炎柱的献身,主角四人组承继了杏寿郎意志,再次踏上了旅途。

假如把剧情再次精简地概略一下,无非分为:遇险、脱困、战敌、献身,四个部分。

但正是这个简单的剧情,却依旧难以无懈可击:

既然下弦之壹有刻画梦境的才能,为什么他不制作与现实相似的梦境,诱导炭治郎在现实中自杀?

炭治郎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凝聚了巨大的决心,才用自杀的办法脱离梦境,其它人是怎样刚好在他需求时复苏的?

作为导致杏寿郎死亡的强大反派,上弦之叁为什么会呈现在此?(漫画里说了理由,但剧场版便是没拍

以上种种问题,都没有在电影中给出可信的答案

别问,问便是剧情需求,再问你便是硬杠。

假如以上的问题还能算是剧情上的小瑕疵,那么整部电影剧情结构上的问题,更是成为《无限列车》通往优异的巨大阻止。

作为一部电影,它在前后两部分上是分裂的,短少情节上的联系。

前半部分与下弦之壹的战役中,故事以炭治郎作为主角,主打煽情戏码,中间夹杂着耍宝的桥段活泼一下气氛。

后半部分与上弦之叁的战役中,则是以杏寿郎为主角,体现热血的气氛,突显杏寿郎的回想中母亲对他教导“才能越大职责越大”的信仰。

两个部分在逻辑上短少正常的因果关系,突如其来的敌人更像是单纯为了发刀而来,强即将“便当”塞进了杏寿郎的嘴里。

这样的结构组织放在TV动画中,由集数可以进行天然的切割,但放在电影里,就成了乱炖一气的要素叠加。

利用梦境继续第一季中煽情的亲情戏份,的确可以收割观众的泪水,但价值却是挤压了本该留给杏寿郎经过梦境刻画人物形象的时间。

最为直观的对比是,炭治郎的回想用了大约10分钟,而杏寿郎的回想只是只是其一半。

其导致的成果,便是杏寿郎的空洞曩昔:怎么承继母亲的信仰?怎么面对父亲的颓丧?怎么承受弟弟的期待?在生长为柱的过程中,他所据守的信仰,又在内心深处经历了怎样的矛盾与挣扎

以上这些,在电影里要么一笔带过,要么底子不提

没有对比、没有抵触,杏寿郎的存在更像是打给主角团的一剂强心剂,而非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这样粗浅的人物刻画,让观众无法进入他的内心深处,也就注定了杏寿郎的献身不能打动一切的观众。

而与之相对的典范,是动画的第一季19集。炭治郎在与下弦的战役中,自己无法获胜的理性与必须救下妹妹的理性彼此抵触。

再借由此前故事的感情铺垫:失去亲人的痛苦、对自己弱小无力的懊悔,多种杂乱的情感彼此交织。

终究在一曲《灶门炭治郎之歌》中,兄妹间激烈的纠缠就此提高,催人泪下。

除了剧情上的不连贯,电影在宗旨上也没能遵从。

作为《无限列车》的主角,杏寿郎是纯粹的利他主义者,他的行动和语言都遵照着“才能越大职责越大”的信条。

但这样的宗旨只是局限在杏寿郎自身,并没能在经过情节和周围人物进行更为充沛的展示。

与杏寿郎的利他主义不同,被下弦之壹蛊惑去刺杀鬼杀队的一般人,奉行“强者自顾、弱者筛选”的上弦之叁,都是与之相对的利己主义者

可是他们之间的互动,既没有激烈的观念抵触,亦没有深入的价值观探讨。

说几句无关痛痒的台词,讲两段装腔作势的漂亮话,注定只能是对宗旨的隔靴搔痒。

总体而言,《无限列车》名义上作为动画电影,却远没有电影应有的结构与水平。

情节衔接生硬,人物刻画粗浅,宗旨表达浅薄……而这一切问题的源头,好像都指向一个最关键的过错——无限列车篇的故事,好像并不合适直接照搬成电影

对于连载动画的电影版,大体上都遵从以下几种形式:

对于原作而言前传性质的著作,如《游戏人生Zero》、《罗小黑战记》,它们往往具有弥补原作设定、叙述故事起源的效果。

具有外传性质的著作,如《刀剑神域:序列之争》、《柯南剧场版》系列,它们多是独立于原作自身,和原作没有太多的联系,近似于平行世界的著作。

更加彻底的,则是在原作基础上扩展而出的if线著作,如《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终》,它们的存在,更多的是补全观众心中对某些人物或情节的惋惜。

但不管哪种方法,都在避免涉及原作自身的故事情节。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原作的情节从一开端就没有针对电影化的结构设计。

究竟,没有人可以预料到一部著作是否可以大火,又是在哪一段剧情时正好可以电影化。

不经改编,直接照搬原作的故事情节,显然难以支撑《无限列车》成为一部超卓的电影。

这样为了电影而电影化的著作,更像是为了从观众口袋掏钱,彻头彻尾的商品。虽然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却也体现出飞碟社在编剧问题上对观众的敷衍。

生意而已,挣钱嘛,不寒碜。

公司要运营,职工要吃饭,《无限列车》的成功也为日渐疲软的业界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但不在剧本上下功夫,短少核心的思维,只是拿炫目的特效、富丽的打斗欺骗见识少的“轻度”观众,远不能称得上对得起观众,也很难说是一部佳作。

究竟,那些真正“名垂青史”的著作,每一部都是浸透作者真情的心血力作。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