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好莱坞道具师制作的定格动画,绝对是你最恐怖的梦魇

cult电影又称邪典电影,以其共同的拍摄方法、怪异的题材挑选、反常的风格体现、激烈的个人观点游离于主流审美之外。不喜爱的人对其嗤之以鼻,认为它们是印象垃圾;而喜爱的人则将其奉为珍宝,对里边急进、叛逆的元素大加欣赏。

与cult电影类似的,则是代表自由的定格动画。繁琐的制造流程,超长的制造周期,让其背离了垂青效率的主流电影,也注定让它与商业化渐行渐远。

没有了商业上的约束,只留下存粹的艺术寻求。每一部倾泻了创造者很多心血的定格动画,无疑都寄托着创造者激烈的个人风格。

相同的小众共同,相同的风格明显。而当二者结合,便杂交成一场重口味的噩梦,不只劲大,而且上瘾。

有多影响?

IMDB的最佳谈论高呼:Burn your eyes!(辣眼睛!),却又默默打上了8分的好评。

事前警告:

心思承受能力弱者请勿观看!

心思承受能力弱者请勿观看!

心思承受能力弱者请勿观看!

假如你准备好了,那就系上安全带,备好吐逆袋,随我一同下到“阴间”——

《疯神》

故事始于一场神秘的使命。乘着破旧的潜水钟,一位全副武装的战士向着深渊缓缓下降。

随着下潜的深入,悬窗外的场景也在不同改换。

既有远古时期的巨大菊石,也有犬牙交错的恐龙化石,更有人类文明前史中的各色雕塑圣像,静寂中透着恐怖的怪异感。

当潜水钟终于着地,战士从潜水钟里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战后的废土国际。破碎的建筑废墟七零八落,有毒的化学试剂任意流淌。

空气中混合着火焰的焦臭和化学试剂的毒气,呛鼻又扎眼。

远处的古堡里,癫狂的钢琴家和男女的交欢声合奏出怪异的歌曲,窗上的剪影却映出骇人的谋杀现场。

近处的壕沟中,一半人形一半尾巴的怪胎藏匿在化工桶里,用灯泡的光亮狩猎变形的两脚生物。

钓绳上的铜铃惊动了古堡的主人,大门翻开,一个人脸巨兽持刀冲来。它毫不留情地揪出怪胎,用菜刀把怪胎当场大卸八块。

战士不敢多待,他绕过巨兽,前往更深的地下。而下面的场景,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布满锈蚀的钢铁管道错综复杂,生物的腐烂尸骸堆积一气。岌岌可危的山公被困在龌龊的手术台上,只能宣布弱小的呻吟。

浑身污秽的人偶娃娃被关在铁笼里,空洞的双眼向着战士抛出魅惑的神态。

在隔壁房间里,伟人们被并排捆绑在椅子上。他们被套上头套,一边进行填鸭式地投喂,一边经受无止尽的电击。

巨大的电流让他们统统失禁,屎尿通过椅子的大洞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这些排泄物没有糟蹋,它们被巨大的漏斗收集起来,强行灌入下面的怪物口中。

这个怪物的上半身在痛苦地挣扎,而下半身则分化出很多的肠道和器官,随着呼吸和消化有规律地活动。

只是这样还没有完毕,机械和生物交错的古怪出产线持续向下延展,最后汇入熔炉一样的机器中。

污秽经过煅烧,注入巨大的金属模具,机械一开一合,走出一个个外貌含糊、认识混沌的“人”。

这些酒囊饭袋迈着踉跄的步伐,缓缓地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它们听着广播中婴孩般含义不明的梦话,承受着怪物监工的愤怒长鞭,进行着永无止境的劳动。

混沌的认识不能为它们带来生物的机敏,它们被碾死,被压死,被撞死,数不尽的遗骸被堆成数座小山,等待着注入熔炉,重新进行下一轮的循环。

战士缄默沉静地目睹完这全部,坚定地走到了此行的终点。他撬开地上的暗门,来到阴暗的密室。他翻开随身携带的皮箱,里边是定时用的表盘和成捆的炸药。

而战士的使命此刻终于浮出水面——完结这怪异荒诞的全部

战士拨好炸弹的倒计时,却不料被潜藏的怪物拖入黑暗。

国际归于平静,只剩炸弹的表盘在密室中嘀嗒回响,手电筒弱小的灯光映出周围炸弹堆成的小山。

使命成功没有?战士从何而来?他的下场怎么?

不多剧透,假如还算对味儿,还请去自己揭晓答案。

《疯神》并不合适所有人,它注定只能是小众爱好者的狂欢。

恶心重口的画面,尖利刺耳的音效,怪异压抑的氛围,离经叛道的风格,不只是对观众忍受度的极大考验,更是对精力、生理的双重摧残。

它毫不遮掩、毫不避讳地展示着龌龊、下贱、血腥、痛苦、疯狂的画面,所有你能想到的和不能想到的负面词汇,都能在其中找到对应。

但另一方面,《疯神》又是那么共同。它以定格动画为载体,不只具有动画的蓬勃想象,同时兼备真人电影的真实细节。

场景别致而又怪异:厚厚的核尘埃涂满城市的废墟;无尽的“回”字形长廊通往深不见底的阴间;变形的巨大头骨深深地嵌入石壁……

细节丰厚而又不安:血肉与机械交错的出产线上长出赤红的巨眼;脓疮浑身的大嘴吐出婴儿般的梦话;地下医院的药品容器染上锈蚀与血迹……

能创造出如此详尽又极富感觉的画面,导演——菲尔·蒂贝特肯定功不可没。

作为早年混迹于好莱坞的道具师,菲尔·蒂贝特的履历肯定含金量满满。《星球大战》前三部、《机械战警》三部曲、《夺宝奇兵》、《星河战队》都有他的参加。

早在1994年,就凭借《侏罗纪公园》里栩栩如生的恐龙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而为了《疯神》,老爷子更是煞费苦心。自1990年敞开制造方案,期间又由于档期和资金的原因几度搁浅,终究才在网站众筹的支持下才完成了《疯神》的制造。

如此倾尽心力的著作,显然不可能是单纯的感官影响。

在访谈中,菲尔谈到自己创造《疯神》的初衷是源自一系列混沌、惊悚而且四分五裂的噩梦。而梦境,正是人潜认识对现实的映照。

宗教隐喻、行为挖苦、精力批评夹杂在怪异的画面中,背后的深意让人看不清、摸不透。全片无对白的奇怪规划,将电影的要点会集在了镜头体现上,也让内涵更加晦涩难懂。

但越是捉摸不透,越是有着解读的乐趣。

这儿提供一个思路:恶。

既是个别的“恶”,也是人类的“恶”。

对山公的活体实验代表对动物的残暴虐待,对人偶的痛苦软禁代表对人造物的无情奴役。

伟人饱受摧残,榨出污秽的“汁水”;蝼蚁无尽劳作,听命上级的压迫。

剥削、压迫、摧残、虐杀、战役……

《疯神》中的全部都是人类“恶”的具象化,它撕开了那虚假的面容,用最扎眼的方式展现在观众的面前。

人类并非就此沉沦。

身负重任的战士代表着人类理性,试图完结这丑恶的全部。

但正如那永久转不到的炸弹表盘——“恶”早已根植在赋性之中,附着在文明之上。善与恶的对立,如同光与影的共生,分不开,也扯不断。

真没救了?

堆积如山的炸弹早已暗示了希望。一代代的先驱者前仆后继,对真善美的巴望,对光明的寻求,一向从未隔绝。

“电影不是把我们带到黑暗里,而是把我们带过黑暗,

在黑暗里检验一遍,再回到阳光底下,你会理解该怎么面对日子。”

——李安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