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的潜力 藏在《英雄联盟》短片里

7月24晚,《英雄联盟》最新动画故事上线,短短两个小时播放量就被玩家们点到了B站日排行榜最高第二。

本次的CG长达10分钟,是《英雄联盟》有史以来发布过最长的单集动画。故事是本次绽灵节活动的重头戏,也是《英雄联盟》短篇小说《兄弟手足》的延伸。其中2D与3D风格化的叙事和全新的故事内容,让亚索那句耳熟能详的 “面对疾风吧”再度翻火,也让新英雄永恩的“疾风亦有归途”的角色语言深入人心。

不难注意到的是,近年《英雄联盟》的CG越来越多、故事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同时,动画时长也随之增长。在这背后拳头对于《英雄联盟》IP开发的野心自不必说,从内容质量以及投入上来说更是不计成本,合作的都是世界一流团队。去年星之守护者活动上线时,还曾专门找过作曲家泽野弘之配乐。

而在B站短片下方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支东方题材风格的短片,制作团队大多来自中国。同样的事情放在几年前,我们怎么也不会相信,中国的制作团队有能力出品如此高质量的动画。

国产动画的坎坷发展

1980年10月,“阿童木之父”手冢治虫来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广告2019大西北之旅:青海+甘肃经典大环线攻略分享,能让你美哭!

此时正是译制版《铁臂阿童木》在中国正式上映的两个月前,手冢作为原作者来华进行动画交流,特意要求与《铁扇公主》《大闹天宫》的制作人万籁鸣见面学习。

那时中国和日本的动画虽然都还处在摸索阶段,但各有特色。《大闹天宫》在那个年代就已经被拿到了十余个国家与地区发行。毫不夸张地说,《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中国传统美术风格的动画作品,曾经影响了手冢治虫、宫崎骏等等一代海外动画大师。

转折发生在市场开放化之后。

当产业开始与国外接轨,原先只制作原创民族品牌的美影厂开始给国外动画公司加工系列片。在当时那个年代接外包挣的钱可是比做原创动画多很多,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从业者因此离开原创行业,人才流失殆尽。

从那时开始,中国动画的发展困境,始终离不开一个“钱”字。

就算政府愿意掏钱补贴动画产业,效果依然杯水车薪。当时市场上“动画从业者”几乎只剩下了两种:一种是接海外动画外包的,另一种是拿政府补贴做原创动画的。

“所谓成功的项目就是,把制作成本压到政府的补贴线以下,只靠补贴就能做出来动画。”

以当时的产业环境来看,能赚钱的项目屈指可数。很多动画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成本无限压低,然后才能赚补贴回本。通过财政援助的政策非但没能振兴动漫产业,反而因地方政府追求政绩,导致原创动画质量每况日下。

而就算那些怀揣梦想的动画人想做出好的动画,市场上也没有一个能赚钱的优秀动画案例,投资人都不相信他讲的故事,中国动画一时走向了死路。

暗流涌动中,当年这些缺钱的动画人,都在等待证明中国动画实力的时机,以及属于自己的梦想。

从“国漫崛起”到“一视同仁”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国产动画能再度走入普通观众的视线,离不开网络平台的推广与发展。

其实也是逼不得已,彼时电视上的动画偏低龄化,而习惯看日本动画的人大多在线上追番。从《十万个冷笑话》网络动画的连载开始,国产动画的播出逐渐从电视向网络转变,这些非少儿动画作品的出现,向产业证明了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渠道的变化影响不仅仅是观看习惯。“二次元”概念爆发开来,A站B站一下子成为了广为人知的网站,这一时期的动画产业进入了混乱发展阶段。

“不管怎么说,现在做动画至少不亏了。”一位动画人这样回忆到自己重回动画产业的契机。跟他一样,此时曾经那些散落各地的动画人才有了一定的回流。

除了动画人才的回流,还有资本的活络。伴随着腾讯动漫、哔哩哔哩的入局,国内动画行业逐渐模仿西方建立起了动画制作的产业链。彩条屋、彩色铅笔、绘梦动画、艺画开天等现在被我们熟知的动画公司,正是在那时前后落脚。

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节点后,“国漫崛起”的口号零星出现在了B站的弹幕中。而让这句话被口口相传的契机,正是2015年院线的黑马动画作品——《大圣归来》。在海外大制作电影扎堆上线的暑期档,《大圣归来》硬是杀出了一条大道,口碑票房双收。甚至很多动画人,都把这部作品与50年前的《大闹天宫》冥冥中关联在了一起。

自此中国动画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伴随着B站国创区,腾讯视频国漫区和其他视频网站国漫专区的设立,国产动画的受众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类似《全职高手》、《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国创作品开始被更多人接受,国产动画渐渐变得不再是小众文化圈的专属。

但市场体量上的大幅发展不能掩盖国漫制作质量的尴尬。

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原创动画产值已有470亿,而到了近两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1500亿。但在这样喜人数据背后,动画公司的发展却并不乐观。

由于资金和人才的限制,中国动画公司的产能爬坡并不高速;而为了保险起见,大量国创动画的题材都集中在了冒险、戏剧、动作、奇幻等题材上。

但单一化的题材无法满足越来越多元的观众需求。

随着资金和人才短缺,市面上更是出现了动画“质量参差不齐”“作画崩坏”等问题。这个过程中,观众不再是把国漫与过去的中国动画对比。而是一视同仁,横向与世界范围内如美日之流动画大国对比,“国漫崛起”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嘲讽方式。

有人揶揄国产动画制作人打招呼的方式:“嘿,你也是‘国产动画的希望’?”

但静下来反观这种戏谑,其实也侧面地证明国漫市场的规模已经逐渐在向国际一线动漫市场看齐。

或许,国产动漫需要的只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当国漫开始“燃烧经费”

在国漫市场越来越大的时候,蛋糕却没有越做越大。

问题根源依然在于钱。

对动画行业来说,外部的投资有限,而产业链的不完善使手握IP的平台方变现渠道也随之受限。

一部优秀的动画,难以像国内成熟的影视行业一样让观众买账,也难以像娱乐综艺节目一样容易变现,回头又反过来影响动画投资,造成恶性循环。

有的项目进行到五分之一时就已经花掉了一半的钱,这个时候只有重新组建团队,并做出取舍判断,借助各种方式让项目可以落地;运气不好等不到注资的话,基本只有项目停摆,团队散伙的结局。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中国动画可以摆脱这些困境,合作世界级团队,是否会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英雄联盟》这支CG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短片的英文名称为“Kin of the Stained Blade”,而中文版使用了更加中国风格化的译名:《乘风归》。

如果观看了文章开头插入的《英雄联盟》短片,你会发现,无论是从角色动作的镜头控制,宽幅镜头空旷的留白,还是2D与3D的穿插与配合,三渲二的整体水准,都可以明显感受到团队对于多种风格的掌控能力,风格多变的背后则是不同工作室的合作。

本次动画合作项目由拳头游戏发起,腾讯英雄联盟团队紧密配合开展。制作部分则是由绘梦动画统筹,北京的纸飞机、摔跤社以及韩国CMC三家协同完成。反映到短片中,便是通过3D画面来表现现实的故事,通过2D画面来呈现亚索的回忆,不同时期的回忆又有不一样的风格。这样风格上的连续切换,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和情绪带入更加直接。

本次参与制作的工作室,背后都有着绘梦的影子,布局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通过投资,不同背景、风格、甚至不同形式的团队聚在一起,使绘梦拥有了跨越2D和3D的内容和制作掌控能力。

作为英雄联盟首选的中国制作团队,此前绘梦完成的星之守护者CG——《光与蚀》也赚足了眼球。在此之前,《英雄联盟》的CG大多由Blur studio等国际一线团队完成,这家来自北美的动画工作室每年都会承接多部动画、游戏、电影的预告片工作。去年NETFLIX的科幻动画短片《爱,死亡&机器人》,他们也是主要的出品制作方之一。

虽然此前绘梦向观众提供了诸如《百妖谱》、《一人之下》、《凸变英雄》等优秀的国漫作品,但在同期的其他作品中,也曾被外界舆论指出作品质量“参差不齐”。正如前文所说,蛋糕没有做大,就算是好作品,制作也会处处受限。

广告2019教师证报名报考条件调整,面试择优录取考前集训6小时一次不过.

在内外多重压力下,与拳头多次的成功合作变得更加来之不易。

今天,当你问一个国漫动画爱好者:“能够代表中国动画制作水平的作品有哪些”,得到的回答可能是《哪吒》《全职高手》或者《一人之下》这种成熟完整的作品。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能够更加直接印证中国动画产业实力与技术的作品,或许就藏在这样一支精彩的游戏故事短片中。

纵观现状,接下来真正需要培养的,就是产业的变现能力,探索新的IP合作模式。才能让我们的作品像当年的《大闹天宫》一样,被更多人看到。

热爱和未来

在国漫成长的初期,很多作品都模仿了日式动画的风格,这也是为什么最早一批国漫观众可以直接从日漫过渡过来的原因。

而在今天,曾经口号式“国漫崛起”的声音已经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 B站番剧区与国创区的订阅数字在很多维度已经不相上下。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日漫风格的作品可以帮助我们走向世界吗?

答案很明显,如果要将模仿日本风格的动画卖给Netflix,他们不如直接从日本人手里买。换言之,如果中国动画不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作品就很难真正走出去。《大闹天宫》当年能吸引到那么多的海外观众,靠的也是优秀的作画以及独特的中国风格。

好在近年来,在国内动画人的努力之下,如《刺客五六七》、《请吃红小豆吧》、近期热播的《大理寺日志》、《雾山五行》等优秀国漫作品突出重围,受到了观众和业界的一致好评,它们都和《英雄联盟》绽灵节短片一样,制作精良而又带有自己的强烈风格。

这样一部部的优秀作品给了所有中国动画观众一个惊喜,一个答案,同时也是对满怀激情,热爱动画的原创者们最大的鼓励和慰藉。

虽然中国的动画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在不同风格的优秀作品中确认了自己的能力。对于新一代动画人来说,过去二十余年所经历的困境正在渐渐过去,产业链的成熟化、变现渠道的多样化都在让更多的动画项目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动画的未来,也许就藏在那一次次技术和风格化的尝试中。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