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童年!《多啦A梦》同人漫画引争议,这么恶搞真的合适吗?

【动漫杂谈】关于哆啦A梦:

几乎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我见证了禾野男孩的《哆啦A梦》同人漫画,从火遍各大动漫群,再到出圈为大众所知,然后经过光速解构形成了相应的“梗”,演变成病毒式的传播。(原图太辣眼,正文配的都是“阳间”的图)

这个同人漫的基本思路跟正版完全一致。大雄被小夫欺负之后,找哆啦A梦哭诉,并向它寻找可以恶搞小夫的道具。于是哆啦A梦拿出了收纳胶囊,在收纳胶囊中放入某种物质之后,两人用任意门来到了小夫的肠道中,打算丢下胶囊就跑,让小夫当众出丑。但最终事与愿违,两人在穿过任意门之后,遇到了大麻烦。

当然,其实我觉得这恶搞仅仅停留在“生草”的程度,万万没想到会广泛传播。原本只是小圈子内部的自嗨,却借着《哆啦A梦》的热度竟然火了,难怪被误传了几百次的“哆啦A梦大结局”,每次再传依然还有很多人看。

最严重的问题也是这部作品“出圈”了,而且不仅是出圈了,还接触到了价值观完全不同的几类群体。

有些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正直网友,看到这样的漫画在网上疯狂传播,自然是义愤填膺,批判作者污染网络环境,带坏小朋友;有些原作粉丝,认为这样的二次创作是毁童年的作品,并试图联系国内的版权代理来处理此事,维护《哆啦A梦》的合法权益。原本吃瓜看热闹的老司机们,突然也意识到这件事情不会一笑而过这么简单了。

漫画很快就被举报,还有相关部门对作者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批评教育,原作者最终也因为此事带来的不良影响,向广大网友表示道歉。

其实二次创作本身就是个灰色地带,不受支持,也不受保护,也只会在有限的粉丝群体中传播。官方对这种事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但不少官方有个明确的底线,不能诋毁原作、也不能侮辱角色。这个底线好像早就被个别创作者抛到脑后了,以至于这次的同人漫画火出圈外之后才被提起。

退一步讲,就算不干涉创作者的创作自由,但创作者们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有更好的渠道去分享自己的作品。把作品的流通范围限制在目标受众群体中,也能帮自己避免一些麻烦。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