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馆花导语

33年前,一部众多人童年回忆的国产动画《黑猫警长》在播出了五集之后,便在“请看下集”的字样中,没有道别便突然消失了。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数年之后,崭新一版的《黑猫警长》出现了。依旧是那个英勇果敢,除暴安良的警长。

只是,制作的人变了,观看的人长大了,当年画下一个个充满灵气的动画角色的小伙子,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终究是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

时代变换,载体更迭,你们,还记得他吗?

“黑猫爷爷”——戴铁郎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中国著名动画片艺术家和一级导演,代表作《黑猫警长》、《牧笛》、《小蝌蚪找妈妈》等。1957年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在30余部美术片中担任动画设计

今天,让本花带你,对话“黑猫爷爷”戴铁郎,感受朴素赤诚的老一辈艺术家的起与落,得与失,快乐与离愁,满足与遗憾。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二月,天晴中带有冬日的丝丝寒意,下了飞往上海的飞机,裹紧身上的大衣,不禁感慨:“真特么冷。”

这趟去上海,最主要是因为一个约定,一个与老人的约定。

和朋友早早地到了馆长大人给我们的地址。风吹过小巷,卷起地上的落叶,略显萧瑟的老式弄堂,显得愈发静谧。

转过弯,看起来已有一定年份的居民楼下,有一位老人伫立在门口。

“你们找谁啊?”

“您好,我们找戴铁郎老师。”

“欸,我就是。”

风中伫立的老人·一生好奇的艺术家

那是一栋解放初建成的老式公房,楼梯的阶梯很窄,并不好走。3楼的一间50平米的小居室,里面一张工作台,一张沙发,几个柜子,便是戴老在上海的家。

戴老退休后常住杭州,但一旦有朋友拜访或偶尔思念,便会回上海看看。

在经济最紧张的时候,不少朋友都劝戴老把房子卖掉,戴老说:

“不能放弃的。房子有感情有回忆专注在里头,它肯定是有呼应的。地方虽小,但人在里头,它就活了。这种感情,哪是那么容易的。

戴老今年已经87岁了,腿脚不太利索,眼睛也不太好使了,所幸精神还是不错。

比起老爷爷,戴老反倒更像个小孩子,爱喝可乐,爱吃法式长棍和泡面,闻到不喜欢的白萝卜的味道会紧皱起眉头。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尽管已经87岁,戴老爱吃法式长棍的习惯一直没变

而一旦谈到创作,那双被岁月浑浊了的双眼,仿佛一瞬间明亮起来,透露出怀念与期盼。

1930年在新加坡出生的戴老,是在10岁的时候随同被遣返回国的父亲一起回到了中国的。后来一家四处辗转,直到20岁出头的时候,考上了北京电影学校第一批美术系动画专业,才真正开始制作动画的生涯。

然而在时代的背景,政治身份的影响下,戴老在加入美影厂后,制作动画的道路并不顺利。

“到了美影厂,我基本不斗不争,因为家父的政治身份,基本上当年我想拍的戏厂里都反对。1953年进去,到了80年代才开始独立导演,我觉得里面有教训有收获。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美影厂对我而言,有不好的回忆,却也是我成长的地方。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成长成现在这样。碰到困难我不再没有勇气。”

有关美影厂与戴铁郎老先生的故事,网上已有很详细的调查,在这边就不赘述了。

戴老曾参与许多知名国产动画的制作,包括《小蝌蚪找妈妈》《牧笛》《草原英雄小姐妹》等等,但最具代表性的,还是《黑猫警长》。

“黑猫当时在造型的时候我经过了吸收、不断修正,征求青少年意见后回来马上修改。

最终出来以后,很受欢迎,市面上的厂家立马嗅到了金钱的气息,当时市面上黑猫的周边一下子全冒出来了,而这时,厂里才意识到这个方面,便开始反对。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我没有一分版权,当时拿的是薪水。黑猫当时无论是周边还是漫画书都十分火爆。外面的人都看到了它的风光,又怎么会想到我当时还要去外面打工去养家养孩子。

经济困难的时候,一三五吃肉,我踩着脚踏车从厂里给孩子们带肉然后又马上去上班,礼拜天还要踩着2个多小时脚踏车去嘉定给人家指导形象。”

《黑猫警长》的大火,仿佛预示着戴老接下来的创作之路会一片光明。

然而现实与命运,似乎总爱对满腔的热诚与梦想开玩笑。

《黑猫警长》在播出了第五集后,就再也没等来第六集。

“那天我被叫去人事处,他们递给我一张退休证,说我年龄到了,该退了。那一瞬间我愣住了。醒过神来后,我一句话没说,拿了退休证转身就走。”

那是90年代,爱人去世了,戴老也退休了。

“我还是很可惜,过世的太太离开得太早了。我几近一生都在把时间放在创作上,我爱人还在的时候,经常把灯关了,催我睡觉。”

说到这里,戴老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对手工雕刻的象牙筷子,如待珍宝。

戴老说道,他喜欢动物,原想刻一套中国稀有动物自产自销,但爱人生病了,就没时间弄了。后来,这些手工的筷子都送给了朋友,只留下了这对。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除了喜爱各种各样的动物,戴老还鼓励年轻人要好奇,好奇会鼓励人喜欢科学。戴老这一生,热爱生活,热爱科学,对这世间有着永不熄灭的好奇心。

戴老曾经打算做一套揭露未解之谜的作品,比如化学反应使得雷雨中的山洞出现群马奔驰的幻影等等,也打算拍两部教育性强适合各种人群观看的戏,但女儿的病逝,儿子的突然发病,终究使得这些梦想被迫夭折。

经历了亲人们的相继离去,老人也不是不难过。

“没做过坏事,没杀人放火,做事情也很卖力,怎么落得这样的境地呢?怎么会这样呢?”

老人的低声呢喃让我们许久无言,看着面对素未谋面的本花毫无芥蒂地讲述自己故事的戴老,我想,老人家多少是有点寂寞吧。

所幸的是,戴老对生活始终保持着热爱,乐观地面对生命中的一切。

“这个世界,你诞生下来,已经很好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从那个时代一直活到现在。”

即使到了现在,戴老还未曾放弃过艺术创作。我始终记得那天下午,戴老问我们:

“你们啊,给我出出主意,我这把年纪了,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想,那个时代艺术家们的赤诚专注,也许才是时代沉淀下来最弥足珍贵的东西。

馆花结语

时间会带走很多,改变很多,留下很多。还活着的人努力活着,偶尔感叹往昔岁月那独一无二的美好,怀念那个时代的赤诚专注、泣血匠心。

对话《黑猫警长》戴铁郎:回首八十余年,很遗憾,很幸运

1984年4月,钱家骏(中)和5个学生,即上海美影五大导演,从左至右:严定宪、戴铁郎、林文肖、阿达、胡进庆的合影

飞机缓缓起飞,引擎的轰隆声不绝于耳,被乌云遮盖的上海,华灯璀璨之下,竟也带点孤寂。

馆花心事

“愿心怀梦想的人能被命运温柔以待。”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动漫艺术家

看 多 是 会 上 瘾 的

内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