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文傅广超 部分资料图片提供李保传

2017年1月18日,是中国动画创始人万籁鸣、万古蟾兄弟诞辰117周年。每年的1月18日前后,网络上都会掀起一小波纪念热潮。大家心里还惦记着我们自己的动画巨匠,总归让人感到欣慰,而且看上去我们已经对万氏兄弟的故事耳熟能详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2012年1月18日,为纪念万籁鸣、万古蟾诞辰112周年,谷歌联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推出了《大闹天宫》主题元素的首页涂鸦

“一八九九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日(笔者注:农历1899年12月28日即公历1900年1月18日)上午五时许,在南京黑廊的一所旧房子里,女眷们满脸笑容,欢天喜地地进进出出,忙碌异常。这是因为我母亲一胎生下了我和弟弟万古蟾。我们俩是孪生兄弟,我比他早生下来半小时,因而就取得了做哥哥的绝对权利,成为万家这一代的长子。”

——万籁鸣口述,万国魂执笔:《我与孙悟空》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万籁鸣(左)和万古蟾在给《铁扇公主》的角色模型上色

后来,万籁鸣率先闯入大上海,并引领三位自幼学画的弟弟(胞弟万古蟾、五弟万超尘、六弟万涤寰)走进了美术界和电影界。在十里洋场,自幼痴迷于手影、皮影、走马灯和传统戏剧的万氏兄弟被新奇的舶来艺术——动画片所吸引。受到启发的四兄弟在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设备的艰苦条件下开始试制动画片。他们把租住的狭窄亭子间当作工作室,并且“土法上马”,破解了“视觉暂留”原理的奥妙,解决了画面分层绘制及定位的问题(尽管这些问题在国外早已成为业内常识)。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左起:万超尘、万古蟾、万古蟾夫人、万籁鸣夫人陈霭卿、万籁鸣、万涤寰

1925年,万氏兄弟试制了一部并不算成功的动画广告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

1926年,他们终于完成了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动画片《大闹画室》,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他们兄弟四人被誉为“中国动画创始人”。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在亭子间工作的万氏兄弟(汪观清 绘)

1935年,万氏四兄弟又通过《骆驼献舞》一片将中国动画带入了有声时代。

在动荡不已的20世纪40年代,万籁鸣、万古蟾二人联合执导了鸿篇巨制《铁扇公主》——这是中国也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1943年,《铁扇公主》在日本东京上映时的海报

1946年,万超尘赴美国学习了最新的动画摄制技术,研究了各类精良的动画摄影器材,受到了华特·迪士尼本人的接见。这次考察学习的成果对新中国美术电影摄制技术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1950年,万超尘受特伟之邀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前身),为关节木偶动画片的研制和特技研发做出了突出贡献。先后担任了木偶片《小小英雄》《神笔》《火焰山》的技术指导或特技指导,导演了木偶片《机智的山羊》和《雕龙记》。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1954年拍摄木偶真人合拍片《小梅的梦》时的工作照(左:万超尘,右:虞哲光)

同样是在50年代,因战乱中断动画事业多年的万籁鸣、万古蟾先后从香港返回上海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

1955年,万籁鸣、王树忱联合执导了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野外的遭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是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的说法系误传)。

1958年,万古蟾创立了中国美术电影的新片种——剪纸片,完成了首部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之后又导演了《渔童》《济公斗蟋蟀》《金色的海螺》等经典名片。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剪纸片《金色的海螺》主创。左起:钱运达、胡进庆、万古蟾。

1964年,万籁鸣执导的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上下集全部完成,为中国手绘动画电影竖起了一座丰碑。

1986年10月,影协上海分会,中国动画协会和上海美影联合发起了庆祝万氏兄弟从事美术电影六十周年的活动,就连中断动画事业多年的万涤寰意也受到了邀请。特伟在讲话中称万氏兄弟为“这块土地上最年长,最忠实的、最勤劳的园丁”。

……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晚年的万氏三兄弟。左起:万超尘、万籁鸣、万古蟾。

1月18日(2017年),是中国动画创始人万籁鸣、万古蟾兄弟诞辰117周年。每年的这个时候,网络上都会掀起一小波纪念热潮。大家心里还惦记着我们自己的动画巨匠,总归让人感到欣慰,而且看上去我们已经对万氏兄弟的故事耳熟能详了。

但是我们慢慢地发现,各类读物中有关万氏兄弟的记述大多是浅尝辄止的相同内容乘以N次,且不乏谬误。尤其对于学术作品来说,这样雷同的内容誊来抄去实在没有任何意义,更不可能催生出任何学术成果。反观国外的动画巨匠,不仅记述详实得多,不同角度、不同见解的研究成果也层出不穷。更有甚者,粉丝们对他们的生平履历乃至星座血型都了如执掌。

那我们自己的动画鼻祖呢?既然我们对他们了解也就这么一点点,那又拿什么进行研究呢?我们对他们的理念和作品,对那个时代的动画创作的一系列赞赏、批评或指摘又是否全能够成立呢?我们对自己的前人是否真的像看上去那么尊敬?

也有人说,留下来的大家能看到的资料不也就那么一些吗?还能刨出啥新鲜玩意儿来?还别说,有一本书对这样的说法作出了有力回应——李保传老师编著的《万籁鸣研究》。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万籁鸣研究》,李保传著,四川美术出版社2016年11月版

“南有李保传,北有王宏佳(空藏kongzang)”,这是几位美影厂老前辈的一句笑谈。虽是笑谈,却也道出了部分事实。和空藏一样,李保传老师从事中国动画和漫画史料收藏和研究已经十余年。

在教学之余,李老师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搜集了海量的动漫画手稿和第一手文献,同时还进行了大量的田野调查,以此对中国动画史进行全面而详细的梳理,对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动画人进行了具体又深入的研究,并且对不少学术著作中的谬误进行了勘正。也正因如此,作为多年挚友,空藏kongzang力邀李老师担任资料馆的学术顾问,而李老师也慨然应允。之所以一拍即合,除了因为他们私谊甚笃,也因为当今动画学术圈需要的是强强联手,而不是同行相轻。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李保传老师的“漫龙动漫文献工作室”

这本《万籁鸣研究》就是李老师多年心血所凝聚而成的。建国后详细记述万籁鸣及其兄弟的资料,能称得上第一手的不过《我与孙悟空》(万籁鸣口述,万国魂执笔)、《我的自述》(万古蟾)、《我的回忆(1945~1949)》(万超尘口述,何郁文整理)、《动画大师万籁鸣》(彭新琪著)等几种,因时间久远,一些细节的回忆上兄弟几人略有出入,不少重要的历史细节还留有真空。此后我们看到的相关出版物基本是在这些材料的基础上编辑甚至敷衍而成的,对于一些有待商榷和似是而非的内容也少有进一步考证和研究。而《万籁鸣研究》的优势就在于,除了这些基本的史料,还补充了大量李老师个人收集整理(哈哈,当然也有空藏动漫资料馆提供)的珍贵资料,尤其是建国前相关的图文报道以及万氏兄弟的原作弥足珍贵,不少内容还是首次集结公开出版。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万籁鸣研究》虽然是学术著作,但并不晦涩。李老师的文风平实,通篇娓娓道来,这本研究著作给人的体验如同通俗读物一样亲切。干货很多,但不算太厚,每天看个一两章,用不了一个星期就可以读完。除了以上提到的内容,关于书的其他几大看点,我大致梳理了一下:

一、“万籁鸣首先是一个漫画家,其次才是动画艺术家”。不论是学界还是民间,谈起万氏兄弟几人的动画艺术成就,要么多以“万氏兄弟”笼统地概括,要么把兄弟四人的功绩一股脑强加给万籁鸣。其实,万氏兄弟中的每个人性格特点不同,发展方向不同,做出的贡献也各有其不可替代性。就万籁鸣来说,民国时期在漫画界的地位和成就远远要高于在动画界的建树。而在早期的动画实践中,万古蟾的成绩其实更为突出。在《万籁鸣研究》一书中,李保传老师结合详实的史料对这些内容进行了详细阐述。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二、相声界有句老话,“相声演员的肚是杂货铺”。其实一个优秀的动画艺术家也必定是个“杂家”。《万籁鸣研究》将万籁鸣在国画、西洋画、漫画、剪影、动画、电影美术、装帧设计、出版、书法等领域的成就分门别类地进行了梳理和总结,让人读后为万籁鸣深厚的艺术修养所折服。而后来的动画电影《大闹天宫》是他一生艺术积淀的集中体现。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三、“时势造英雄”。一个人个性的养成、人生的轨迹和事业上的成就必定会受历史背景、生活环境的影响。对一位艺术家及其艺术事业进行客观、全面的研究,也必定要结合与之相关的环境、人物、事件来进行。从《万籁鸣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万氏兄弟的艺术事业始终与中国近现代的重大历史事件紧密相连,而他们在那个动荡的岁月也绝对称得上是“风云人物”。

四、在多数人的印象中,中国早期的动画探索都是制作技术上的完善和表现形式上的拓展,根本没有与产业对接,其实不然。置身大上海、跻身电影圈的万氏兄弟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就与友人玩起了跨界联合,并且将艺术创作与周边产业紧密集合,进行了诸多有益的尝试。只不过由于频繁的战乱和制度的更迭而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对于这些鲜为人知的往事,《万籁鸣研究》中有详细的披露。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五、今天我们谈到中国动画在题材和内容上的局限时,往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万籁鸣早就在自己的口述回忆录里反思过这一点:“动画片一在中国出现,从题材上就与西方分道扬镳了。在苦难的中国,为了让同胞迅速觉醒起来,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开玩笑,因而形成了中国美术片与外国动画迥然不同的特色,我们为了明确的教化作用而强调鲜明的创意,在某种程度上忽略应有的含蓄、幽默与娱乐性。这是优势,但客观上对我们后来的发展形成一定局限。”相信大家读完《万籁鸣研究》一书后,对万老的话感触可能更加深刻。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动画片《抗战歌辑》中的画面

六、今天大多数人所知的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是《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就连上海美影厂的老前辈们也都这么以为,甚至可能连当年的影片主创自己都没弄明白。但李保传老师通过查阅多种史料记载,对这个说法予以了否定——由万籁鸣、王树忱联合指导的《野外的遭遇》不论是摄制组成立的时间还是全片完成的时间都要早于《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历史需要正本清源——相关内容在《万籁鸣研究》一书也有详细的叙述。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七、新中国成立后,进入上海美影厂的万氏三兄弟迎来了创作生涯中的春天。他们不再需要多方奔走筹集资金,也不用担心唯利是图的投资人撕毁合约,他们可以尽情挥洒自己的才情,并且有着优厚的条件和坚实的班底来帮他们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就在兄弟三人在各自领域刚刚做出可观的成绩时,一场浩劫结束了他们的艺术生命。在“文革”中他们兄弟被扣上了“*河蟹*学术权威”帽子,身心受到了即便在旧社会都没有受到过的折磨,昔日前倨后恭的晚辈后生不惜用最恶毒、最匪夷所思的语言和行为来攻击这几位为中国动画奉献了半生的老人。李保传老师每每谈及此事都义愤填膺,他毅然将手中的珍贵资料原封不动地引述在了书中,希望后来者能够“以史为鉴”。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

2016年年底,为了纪念中国动画诞生90周年,《万籁鸣研究》仅仅赶印出了1000册,所以未能大范围公开发售。也正因为时间仓促,书中留下了一些遗憾,一些疏漏之处未能及时修改。据悉,2017年李保传老师将会对此书进行修订,然后再版。届时我们会向广大书友推荐。

其实李保传老师多年来一直在身体力行地普及中国动画史,除了在杂志开设专栏,还经常与院校及学术论坛联合举办公益动漫文献展,希望这些珍贵的史料和严谨的研究成果能够亲近院校师生、从业人员和动漫爱好者。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2014年4月,在中国美术学院举办《大闹天宫》50周年文献展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中国动画人的祖师爷,我们真正了解多少?

2016年,在上海金泽举办“中国动画90周年暨万氏兄弟诞辰116周年纪念展”

前几日,李老师与我谈起新的年度计划(包括读者见面会、相关展览和讲座),我听了很是为之振奋,也很愿意与李老师一同为大家奉献更多有爱、有料、有担当的活动。敬请期待!

内容投诉